v
ALL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作品目錄
材質分類
材質分類
油畫(3406)
綜合媒材(322)
壓克力顏料(169)
素描(95)
水彩(1273)
粉彩(8)
膠彩(827)
版畫(312)
攝影(1239)
數位輸出(20)
彩墨(662)
水墨(2022)
工筆(28)
扇面(5)
成扇(2)
雕塑(452)
印材(3)
陶瓷(313)
針筆(11)
書法(2507)
繡畫(4)
漆器(58)
篆刻(117)
裝置藝術(12)
錄像(49)
景觀設計(1901)
其他(145)
其他(511)
其他(10514)

桃園網路美術館

33053桃園市桃園區縣府路21號
電話(03)3322592#8705
傳真(03)3333266



Google Map
藝評
直接領受生命的神祕與混沌

直接領受生命的神祕與混沌

 

  

  談台灣的文化發展,不能不提及那關鍵的70年代,迄今為止,不只我們仍受到它深遠的影響,甚且,那個時代躍出舞台的許多人,也仍繼續管領著台灣的風騷。

 

 

  70年代,是台灣,不!更甚地,是中國自五四以來第一次回看自己立腳處的時代。五四,中國要掙脫傳統;70年代,知識份子卻重新肯定傳統。

 

 

  傳統在哪裡?在那兩岸分隔的時代,傳統只能在經典裡求,但這畢竟不夠,語言文字總隔了一層,於是,尋找活生生的傳統就成了菁英的道德使命,就這樣,在反共復國的大纛下,向來被忽視的台灣本土就走進了大家的眼簾。

 

 

  70年代,台灣與中國不是互斥的文化概念。中國代表的是那亙古的傳統,是那在彼岸,可想像可懷念,卻不能及的大陸,而台灣呢?台灣卻是活生生、可走可踏、可如實生活的土地,她是那亙古傳統在孤島的延續,是那中國具體而微的顯現。

 

 

  就這樣,從鄉土文學、報導文學、民歌採集到一個個本土藝術的發掘,從介紹、議論、展演到定性,一波波的運動讓70年代充滿了活力,也開展出自信。而儘管運動遍及文化的諸領域,美術卻始終是其中亮麗且影響深遠的一環。

 

 

  美術的亮麗,是因為有人、有作品,這裡的發現不僅震撼了文化界,也引起了常民的注目;美術的深遠,是自此,不僅當代人的作品被肯定,連台灣前輩美術家的種種也開始被注意。而能如此,關鍵正在於朱銘、洪通的出現。

 

 

  朱銘讓大家看到民間原來有那麼厚實功底的東西,在這裡,產生的是震撼與驕傲;洪通卻讓大家看到不可思議的民間,在此,出現的是驚訝、疑惑與無限的吸引。

 

 

  這不可思議的民間,使得《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不僅連五天全版的報導,這不可思議的民間,還使得議論洪通者,廣及各界,且觀點也遍佈於光譜的各端。

 

 

  光譜的位移,從民間的生命力、文化的圖騰、宗教的祭儀到信手的塗鴉、內在無可遏抑衝動的外洩,不一而足,但無論怎樣的不同,卻都承認洪通的畫對當代人具有無限的吸引,而且,也不是其他人所可模仿的。

 

 

  正因無限的吸引,在那風起雲湧的時代,洪通乃形成了一股旋風,雖短暫卻讓人印象深刻。而洪通儘管因其個人性格只在這旋風中短暫逗留,也儘管他不像朱銘般走出長遠的路,但這短暫,卻在許多人心中,或顯或隱地繼續廻盪著。

 

 

  正因這廻盪,在多年後的今日,才有了這次的展覽。廻盪的心情讓人守在那逐漸遙遠的年代,但廻盪的落實,卻在時過境遷後,讓我們看到什麼是穿越時空、不變的真實。

 

 

  70年代,大家追尋那活生生的傳統,洪通的驚豔於焉產生,這驚豔固來自洪通的畫,來自洪通的作風與生平,更來自大家的尋尋覓覓,在那個年代,洪通並不只是洪通,他是一個文化的代表,是一個眾人的心理投射。

 

 

  而儘管離開了那個年代,我們依然受到當時一定的影響,但眾人的期待、眾人的尋尋覓覓既已不見,洪通自身的影像就反可能愈見清晰,他的畫究竟有何魅力?也就愈可了解。

 

 

  的確,離開那時代,洪通的畫依然有其不變的魅力,而也就因這魅力的繼續存在,我們才更肯定地能說,當時所有的意義賦予都只有相對的價值在。換句話說,在繁華剝落後,洪通的畫究竟能應和怎樣的生命世界,如今反更能彰顯。

 

 

  洪通的畫有民俗的色彩、有看不懂的文字、有從來就沒耳朵的人頭、有漢磚式的圖案、有如圖騰柱式的堆疊,詭異、變形、童稚、神祕、宗教,這種種,的確非常人所能為。

 

 

  但非常人所能為,卻能直直接接憾動許多人,這或許才是切入洪通心靈世界、洪通畫作價值所在的關鍵──究竟他觸動了我們什麼?究竟什麼是我們與那不識人間的洪通所共有的世界?

 

 

  理性、分析,是當代文明的基石,所以即便藝術,學院裡主要談的也是這些,而當代藝術,儘管做些經驗所難及,甚且驚世駭俗之舉,卻更理性、分析地告訴我們,他之所以如此那不得不的理由,甚且,因為理由的偉大,我們才肯定那藝術的偉大。

 

 

  洪通不然,他直接卻混沌,而無論是直接、是混沌,卻都遠遠跳脫了概念,遠離了理性分析,而如果說畫是人,那洪通的畫就不只是洪通的個人,這人,一定程度更是我們大家心裡深處、生命底層那共同的人。

 

 

  儘管科學昌明,現代人讀山海經,仍會有無限的吸引與想像,宇宙最大的奇蹟與神祕本就在生命本身,這一奇蹟神祕讓我們處於純粹的理性分析時會不安,讓我們有種永遠無法排遣掉的,返祖的衝動。

 

 

  卸下概念、卸下文明、卸下現實或高或低的追求,觀照或直接領受那生命的神祕與混沌,也許反而是種釋然與安頓,在洪通畫前,就讓我們直接從文明解套吧!

 

 


     Copyright 桃園網路美術館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訊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