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ALL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作品目錄
材質分類
材質分類
油畫(3406)
綜合媒材(322)
壓克力顏料(169)
素描(95)
水彩(1273)
粉彩(8)
膠彩(827)
版畫(312)
攝影(1239)
數位輸出(20)
彩墨(662)
水墨(2022)
工筆(28)
扇面(5)
成扇(2)
雕塑(452)
印材(3)
陶瓷(313)
針筆(11)
書法(2507)
繡畫(4)
漆器(58)
篆刻(117)
裝置藝術(12)
錄像(49)
景觀設計(1901)
其他(145)
其他(511)
其他(10514)

桃園網路美術館

33053桃園市桃園區縣府路21號
電話(03)3322592#8705
傳真(03)3333266



Google Map
藝評
洪通傳奇

洪通傳奇

  

  洪通快五十歲的時候突然瘋狂迷上繪畫,決定從此不再做工,要在家專心作畫。對本已經濟十分拮据的家境,洪通不但沒有了收入,每月還要花費上千元的畫材,對他的妻子而言簡直是晴天霹靂。洪通一再向他的妻子下跪哀求,終於獲得他單純善良的妻子首肯,從此全家生活的重擔完全由他的妻子自己一肩挑起。至今沒有人理解一位窮困漁村裡的鄉下人,不識幾個字,也沒上過學,為何一夜之間立志要當畫家,而且廢寢忘食瘋狂投入。更不可思議的是,他還懂得將作品送去參加全省美展,雖然落選了,可是並未打擊到他的士氣,反而很自負地表示,只是「時候未到」,言下之意他有朝一日他一定會飛黃騰達。洪通的發跡,充滿了意外,卻也好像宿命一般,他的成名應驗了他的自信,引起了極大的騷動和回響,竟然最終仍在貧病孤獨中離世。他也像梵谷一樣,被視為瘋子,死後卻聲名扶搖直上,終於被譽為天才。

 

 

  1972年南鯤鯓五王廟前正在舉行攝影展,洪通也將他十幾幅立軸作品掛在路邊,也因為這一次首度公開展示,被《漢聲》雜誌的黃永松發掘,拍了一些照片,後來發表在雜誌上。黃永松告訴了當時主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的高信疆,而高信疆又打電話給當時主編《雄獅美術》雜誌的何政廣,由於何政廣對洪通極感興趣,於197212月邀了畫家劉其偉、戴璧吟與陳輝東等人同赴南鯤鯓尋找這位媒體所謂的「瘋子畫家」。一行人與洪通的初次見面是一種驚艷的感覺,原來他並不是瘋子,只是日夜沈迷於繪畫,使得鄉下人以為他發了神經。

 

 

  19734月號《雄獅美術》刊出了「洪通特輯」,1970年代的洪通熱潮自此引燃。19754月,何政廣已自創《藝術家》雜誌,藉南下籌編「清代台南府城名家畫展」專輯之便,邀請攝影家莊靈及民俗藝術學者莊伯和同行,順道往訪洪通。此時,洪通已將住宅內外裝飾成景觀藝術一般,牆上滿是壁畫,地面上還排列了一些他的泥塑作品。然而,個性孤僻的洪通拒絕了莊靈拍攝錄影的要求,防衛性的自我保護,並未拿出來太多作品見客。

 

 

  伯樂與千里馬的故事,就像是何政廣與洪通的寫照。1975年秋季,洪通託人北上聯絡何政廣,請他為自己籌辦畫展。何政廣依約前往,這次是空前的大豐收,洪通一口氣展示了三百餘件作品,一個月後全數運到台北的《藝術家》雜誌社,在那裡選件、拍照、預展,建築師/藝評家漢寶德收藏幾幅洪通的精品,便是第一批在台北欣賞到這位天才奇作的文化界人士之一。何政廣幾乎看過洪通所有的作品,他估計洪通從開始創作到去世的十八年間,作品總數量約在三百七十件左右。

 

 

  197631325日「洪通畫展」在美國新聞處登場,每天有上萬人潮湧入展場,半個月的參觀人數高達二十萬人,透過媒體的競相報導,1970年代洪通熱潮泛濫全台。台北美國新聞處的畫展結束後,聲名如日中天的洪通,回到台南老家反而既不見客,也不賣畫,生活又回到往日的孤絕。儘管門外經常擠滿好奇的訪客,但是從此洪通更加閉門謝客,成天作畫,把畫作視為自己的生命般拒不出售,自認為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藝術家,即使貧病交加也絕不向現實屈服,完全無視市場對他作品的冷暖變化。

 

 

  長久以來支持洪家大小生計的老妻,終於1986年撒手人寰,頓失支柱的洪通,於次年223也在家中過世,據說是形同餓死的狀態,洪通的一代傳奇就此畫下一個句點。19879月何政廣再度為他在美國文化中心舉辦「洪通回顧展」,與觀眾睽違十年這位天才藝術家的遺作,再一次掀起媒體的熱潮,然而斯人已遠,臨終時的困境,應該是有所遺憾的。

 

 

 

洪通作品賞析

 

 

  洪通第一次上台北時,曾帶了一件作品送給了何政廣,還鄭重地在畫上題了何氏的名字,他表示畫面上方的鳥,象徵著他將要起飛了,也就是表示他將要出人頭地了。他的創作生涯從五十歲開始到去世,不過十八年的歲月中,留下的作品量仍然十分可觀。何政廣估計洪通的作品總數量約在三百七十件左右,而收藏家周渝認為加上素描和筆記本中的速寫小品,應有千件之譜。筆者對洪通作品的分期,以兩階段為劃分,一是早期洪通的創作尚未被發掘的時候,二是他到台北開過個展以後的階段,其中風格的變化是非常豐富的,而且隨著繪畫經驗的累積,他從早期的純粹樸素繪畫,到後來他已有了藝術家的身份,為了成就傳世風格而創作,不論在作品的完成度和企圖心,還是有所區別的。

 

 

  最早洪通的創作是自發性的,直接反映他的生活環境經驗和生命中的認知與記憶,隨性的成份較高,筆墨、線條比較率真、童稚,不像晚期的作品筆墨、線條在他刻意的控制下,有比較穩定的品質和修飾性,相對的,早期的天真童趣就減少了一些。貫穿洪通藝術風格的一致性,並不是他的創作手法,或主題內容,其實是他的精神世界,是一種宗教性的天啟經驗,繪畫的通靈。他的畫境中時常出現極其複雜的圖象訊息,不能以樸素藝術那麼簡單就解決對他作品的詮釋。洪通早期的繪畫內容比較單純,大頭小身體的人,規格化的臉孔,花草、魚、鳥常常和人物結合在一起,頗有兒童畫的趣味。洪通像喜歡在畫面上用各式各樣的圖案紋樣填滿分割的空間。他的建築物通常是對稱的,人物幾乎都是正面的,沒有透視點的分割空間拼合或連結,以致構圖非常繁複。全方位視點不知從何點開始,細節部分必要用放大鏡才看得清楚。

 

 

  洪通從被發掘一開始就被歸類為樸素藝術家,但很少有人認真地從純藝術的角度,去思考他自認為是畫家的立場。其實洪通很清楚認定自己是天才畫家,而且一直到死都堅信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畫家。洪通從決心要畫畫就對畫家的身份看得很認真、很投入,他雖然未受到學校的正式教育,但是他確實以他所想像得到的方式,學習成為一位畫家,所以他經常到台南市去看展覽,也曾經到藝術家曾培堯工作室想要拜師學畫。只是,曾培堯看了洪通奇特的畫風,不想影響他的發展,師徒關係並不明確。

 

 

  洪通其實就像美術學院裡的學生一樣,先從素描入手,他在筆記本上畫了許多簡潔的圖象和符號。由於他並不識字,他寫字像畫圖一樣,字型是畫出來的,就像中國文字最初始的象形文字那樣,依樣摹畫。有些素描近乎全然抽象,筆墨線條的變化非常豐富,雖然不是每一張都很完美,卻完全看得出他的天賦很高。這些紙上作品的實驗性相當出人意表,他左右兩手並用,有時也會用口銜筆或用腳作畫,亳無顧忌地使用多種媒材,包括用他的龜頭沾墨畫畫。那種筆墨自由流暢的表現方式,很像台灣民間信仰的一些通靈畫家。這批紙上作品往往都蓋有他的印章,一如傳統的中國水墨書畫。

 

   

  洪通應該是通曉中國繪畫的型式,只不過因為不識字,所以並不了解中國文人畫的意涵,只是單純地使用中國傳統的立軸型式。他會模仿綾紙的裱邊,總是自己畫出這些鑲邊,除了小人物和圖案以外,他有時還會在鑲邊的位置上題字。洪通的作品很難編年,即使他少數的作品上會出現中華民國幾年的字樣,但也不是紀年,因為他不識字,常常隨便依樣畫葫蘆的。比較洪通的繪畫技巧,在這十幾年之間還是一直在進步的,顯示日益成熟的趨向。如果由線條來區辨,早期自學摸索的階段,線條的粗細變化和墨色的溼潤或乾枯之間,比較像兒童畫一樣,是直覺式的發揮,掌控能力有時顯得不足。但是隨著創作經驗的累積,洪通的線條運用發揮極致的美感,特別表現在一些畫在宣紙上的未上色的工筆畫,線條的品質完全在他刻意的掌握下發揮了最大的效果。

 

 

  像任何一位創作者一般,洪通在材質方面,也有他能力所及範圍以內的摸索和實驗。他有一些為數不多的油畫作品,有的是用油漆來作畫的,技法方面雖然和他用其他媒材的差異不大,但是他企圖表現出他所看過的現代藝術風格,是顯然可見的。這一點也充分證明,洪通非常清醒地意識到他要成為他的時代最偉大的藝術家,即使在油畫的媒材裡,他也有能力發揮,甚至展現半自動性的抽象風格。繪畫題材的生活化,童話故事般的情節,圖像化的書法或書法化的圖像,是洪通作品內容的三大方向。然而洪通的生活,是與眾不同的,不僅他少年時代當過乩童,而他所居住的地方有一座著名的王爺廟,廟裡廟外的雕像與裝飾藝術,宗教慶典時的各種民間戲劇雜耍,甚至當地漁業文化對他的影響,綜合在一起使得他的畫境充滿了奇異的想像和魔幻的場景。除了洪通的圖像化簽名以外,他的圖像化的書法或書法化的圖像,有時是單獨構成了作品,有時混合摻雜在其他風貌中,他「化」出來的圖像符號,他自己因為不識字,並不懂得寫字的內容。 

 

 

  大多數洪通的作品,都是畫在一些比較廉價的現成畫軸上,通常是地方人士用來寫畫婚壽賀禮用的。洪通用這類材料,一方面圖它便宜,另一方面求其方便。他在晚年時尤其喜歡用紅紙的現成立軸來創作,因為紙質吸水效果較差的關係,顏色顯得較為濃重,筆觸和構圖也比較簡潔。洪通後期創作了不少極其工細的白描和彩墨作品,線條穩定工整,不像早年粗細乾溼變化較多。這些畫作還是以植物、飛禽、幾何圖案和人頭為主,但結合成較大塊狀範圍,構圖非常嚴謹,無論彩繪或白描,都已完全不像是出自一位從未正式學過繪畫的素人藝術家之手。

 

 

 

結語

 

 

  洪通的一生,像坐雲霄飛車一樣,起伏劇烈變化,曾經因為沈迷於藝術創作而被鄉人視為瘋子,一朝被媒體發現卻被捧為天才,在台北首次個展時,參觀人潮大排長龍,彷彿登上了青天。群眾搶著要買他的畫時,洪通卻翻臉不再賣畫,在盛名最高時返回老家,拒見絡繹不絕的買主,從此閉門創作至死,死後一日才被發現氣絕。媒體也逐漸淡忘了洪通,他最後貧困潦倒至極,真是人間冷暖反差很大的寫照。洪通去世後一度畫價飆得很高,只是天才已逝,一切榮辱都已歸為平靜。近年來大眾似乎淡忘了洪通的此刻,我們重新省視洪通不可思議的人生與藝術,依然令人贊歎同時也不勝噓唏。

 

 

  不論世人如何看他,洪通都堅信自己是一位世界級的偉大藝術家,他明白自己的才能,也相信有鬼神,所以他從不否認自己的畫有通靈的可能性。洪通地下若有知,當能感應我等不曾相忘的心意。

 

 

  洪通的兒子洪世保曾說他父親:「在畫畫裡面他是自我的,他有他自己的生活圈,只要他自己快樂就好。」誰又能明白這一生孤絕的奇才,只是把世間的人情冷暖盡付圖畫而已。

 

 

 


     Copyright 桃園網路美術館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訊丞資訊.